2002年5月7日21时32分,大连周水子机场接到当时在傅家庄上空的北方航空公司由北京飞往大连的CJ6136麦道客机报告,称机舱失火,此后飞机便与机场失去联系。5分钟后,辽大甘渔0998号渔船通过12395电话向大连海上搜救中心报告,称傅家庄上空有一民航客机失火。

海上搜救中心立即向旅顺海军基地、武警大连边防支队和港务局船队发出紧急救援通知。21时40分左右,飞机坠落在北纬38度57.063分,东经121度39.941分,飞机尾翼坠落在北纬38度57.129分,东经121度40.175分。经核实,机上有旅客103人,机组人员9人,其中儿童4人;中国香港旅客1人;外籍旅客7人,其中日本3人,韩国1人,印度1人,新加坡1人,法国1人。

空难发生5分钟后,大连市政府接到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报告,立即责成海监局、水产局、港务局、武警边防支队等部门组织搜救船只,赶赴现场进行救援。参与搜救工作的各类大型船已达到40多艘。整个救援工作迅速、有效,为善后工作的开展打下了基础。

5·7空难发生后,军地共出动船只128艘,累计出船1331艘次、6955小时;军民参加搜救打捞人员共计17838人次;抽调潜水作业人员64人,累计潜水作业672人次,作业时间697小时,在26.7平方公里的飞机失事海域反复搜寻,对其中24万平方米的重点区域进行了地毯式的潜水探摸打捞,并在53公里的海岸线平方公里的海域对可能漂浮的遗体、遗物进行了认线位遇难者的遗体或遗骸及部分遇难者遗物,并将包括舱音记录器、飞行数据记录器、飞机发动机等在内的几千件(片)飞机残骸打捞出水。

通过对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的调查,证实事故发生时机场的导航、雷达设备完全正常;失事客机机长出生于1967年,出事前已有11000小时的飞行经验;副驾驶出生于1973年,飞行时间3300小时。两人的驾驶执照和体检执照都有效,起飞前通过了例行体检;关于飞机,2002年3月27日到4月2日,飞机接受了一次例行5A维修。另外,通过检查有关仓单、加油单,证实飞机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起飞时,其重量和配载都合乎标准。

经过如上一系列调查,并经周密推理,空难处理小组认定5·7空难是一起由于乘客张丕林纵火造成的破坏事件。在5·7空难罹难的103名乘客中,只有44名乘客购买了航空旅客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以下简称航意险),其中有一人购买了7份,赔偿金额达100多万元,此人就是张丕林。因张系纵火者,空难事故发生后,6家保险公司向张丕林的母亲金桂贞送达了《拒赔通知书》。

2003年3月,金桂贞将保险公司之一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支付保险赔偿金。法院认为,《保险法》规定,被保险人故意犯罪导致其自身死亡的,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张丕林的行为最终没有被认定为故意犯罪,是由于张丕林已经死亡,无法按司法程序追究其刑事责任。但公安机关和国务院五·七空难处理领导小组曾认定,张丕林在机上故意纵火造成空难事故。法院予以采信。故太平洋人寿保险公司依据《保险法》相关规定对金桂贞予以拒赔并无不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泽连斯基:怀疑西方官员只想他赶紧逃离乌克兰,几乎没人相信乌克兰能坚持下去

拜登为美国芯片制造“下血本”,不料全球面临“芯荒”?三星已计划缩减投资

多家媒体:曼联将6000万欧+1000万签卡塞米罗 体检48小时内进行

曝苹果计划于9月7日举行iPhone 14、Apple Watch发布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