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09年硝烟弥漫的铁矿石价格谈判,到最近又有数家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的海外并购遇阻,无不暗示中国目前在全球资源的“食物链”中所处的尴尬境地。2010年铁矿石价格谈判即将开启,相比2009年我们会重蹈覆辙抑或有所突破?而笔者认为,我们真正需要考虑的,是未来如何打破国际寡头资源垄断这一不利格局。

  一方面,中国是世界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全世界60%左右的需求来自中国,而且这一趋势由于中国持续的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的需要,在今后5到10年甚至更长时间内都无法改变。中国现在每年进口大约5亿吨铁矿石,如果每吨多付20美元,每年的损失就是100亿美元,更重要的是,受制于人的供给如果中断,将可能会威胁到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

  另一方面,供给方经过上一轮的产业整合,只留下了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这三大寡头。从某种意义来看,中国和三寡头的博弈已经成为左右铁矿石市场的主要力量。但由于中国的钢铁企业力量分散,甚至全球范围内的钢铁行业都有这一特征,因此在这一博弈中买方尚缺乏足够分量的“砝码”。事实表明,三寡头具有很强的定价能力,从2000~2001年的上一轮全球铁矿石业整合以后,铁矿石价格就开始急剧上涨,从2002~2008年间翻了几番。如果再加上现在“两拓”在西澳大利亚的合资,未来三寡头大有变为两家之势:澳大利亚和巴西。这预示着未来卖方的定价能力将进一步加强。

  从最近几年铁矿石价格的飙涨到2009年铁矿石价格谈判中寡头们的分毫不让,似乎铁矿石已成了地球上的某种稀有资源。但如果我们“站到月球上”去看一看,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地球上铁矿石并非稀缺,而且正好相反。而且因为主要是露天采矿,其开采成本也极低,只要20美元一吨,但他们却要卖到几倍甚至十倍的价钱。就算加上运输成本也是暴利。

  而巨额盈利的背后,正是目前国际铁矿石寡头经济中存在的潜规则:如果扩大产能,需要巨大的资本投资,投资周期也很长。更重要的是,产能的扩大将对价格带来负面影响,这势必降低寡头们的超额利润,因此其做法是控制产出、主导价格,控制着巨大的储量却极不情愿加大开发。

  要改变这一趋势,只有等到有人出来改变游戏规则,但有谁能改变这个游戏规则呢?

  要改变这一局面在短期内并不乐观。尽管中国正在多管齐下地采取策略,比方说通过海外大举购买来纠正这一不平衡性,但结果如何还需要时间来判断,而从中铝增股力拓受挫到最近三家资源类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并购受阻,无不说明目前主要资源供给国家在对待中国投资方面的“谨慎”态度。而要彻底瓦解传统铁矿石定价机制,中国不仅需要经济实力强大的话语权,更需要真正的“底气”。所以经济日益强大的中国需要更为长远的眼光去进行战略投资,而且投资的眼界应该放得更广,更倾向于选择一些竞争性较小、共赢性较大的地区和国家。

  事实上,这样的旅程已经开始。就在几天前,非洲几内亚矿业部长MahmoudThiam在首都科纳克里透露,中国可能在未来5年内为几内亚投资70亿~90亿美元帮助该国发展基础设施,而作为回报,中国将获得在几内亚开采矿山的权利。

  如果这一合作达成的话,对两国来说是为双赢。特别是,几内亚境内拥有一个巨大的铁矿床,其储备量颇巨(如果每年生产1亿吨,可以生产100年),并有相当于澳大利亚和巴西矿的高矿质,但其缺点在于远离任何基础设施,向外运输需要建设港口和上千公里的铁路。

  这样一个高达百亿美元和5年以上开发周期的大型投资,即使对三寡头来说,也可能是力不从心的。但这样的开发将可能改变国际铁矿石业的寡头垄断格局。如果中国企业出面,联合三寡头之外的某个国际矿业公司一起出资开发,就不仅有利于降低开发的风险,也可以帮助全球铁矿石市场摆脱三寡头的控制。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投资非洲和其他地区需要应对包括经济环境落后、政治稳定性不佳等各方面的风险,同时还要考虑如何化解来自西方国家的压力和质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